1分28-欢迎您

                                              来源:1分28-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6-04 06:36:30

                                              百余万存款“消失”,起诉银行还款反被刑拘

                                              张净拿到铁证后,他再度向重庆市人大反映,经人大监督,重庆市高院2013年10月提审他申诉一案,决定再审。

                                              张净说,从最高法上访回重庆的路上,他接到梁平县法院的电话,对方要到他家里让他承诺不要去北京上访。“我当时给他们表示,只要提供4张申请材料,他可以承诺不去北京。”

                                              2001年5月25日,张净携款38万元来到梁平,按约定存入了中国农业银行梁平县(注:现梁平区)支行(以下简称:农行梁平支行)。当天,他得到陈天明等人按24%年息给付的利息,以及盖有“中国农业银行梁平县支行营业部业务公章”的银行还款承诺书。

                                              张净在申诉过程中,回想起梁平县法院一审时,庭审中被提及但没出示的两张挂失申请书和两张借记卡申请表。他到梁平县法院要求查阅,但遭拒绝。而后他又找律师调阅,法院却只许看、抄,不允许复印。

                                              重庆市人社局表彰奖励处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恢复全国劳模称号的情况,这是首次。但全国劳模的授予、撤销和恢复权限,都在党中央、国务院。

                                              国家赔偿决定已作出,全国劳模难恢复

                                              带着手抄件,张净到最高法反映情况。他说,最高法接待人员认为这个证据非常重要,但手抄件无法证明,需要原件。

                                              梁平县法院认定,张净将钱存入银行,以透露存折密码给蓝振贵等人,协助蓝振贵凭存折密码办理银行借记卡等方式将其存入农行梁平支行的存款取出。

                                              张净说,一审庭审时,他和辩护人向法庭表示没有同意任何人使用其存款,也没向任何人透露存折密码,但法院不予采纳,反而采信蓝振贵、雷锐的供证词。同时,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技术处还出具鉴定材料,认定挂失申请书上的“陈登贵”的签名系他所签,但公安从来没向他们夫妇提供鉴定样本材料。